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玩转黄河>美食小吃列表>  油馍馍

油馍馍

  收藏 分享到:

美食小吃介绍

       
      黄色的面圈放入滚烫的油锅中,面圈潜入锅底,就听着
“滋滋”地脆响,面圈又变成了红褐色从锅底游到了油面上,在油面上做着仰泳。父亲娴熟地用一双筷子拨动它让他翻转,然后捞出。炸熟的面圈躺在盘子里哈着热气,滚烫的油滴在面圈上,让面圈吐着泡泡。我伸手探去,面圈将我的手烫走,然后我不气馁地将它弄到自己的碗里,咬上一口,面圈内的金黄便跑了出来。入了我嘴的部分,我忍着灼热将它嚼碎,香甜极了。我急切得忍着滚烫将它两口吃完,便又站在油锅前等待着下一个的出锅,母亲则还是站在案板前摊着面圈,而我也知道,这个面圈在家乡的名字叫做“油馍馍”。

 

      家乡的春节有吃油馍馍的习俗,每到春节前,母亲便制备年茶饭,油馍馍也就成了过年年茶饭的一道重量级美食了。
     
节前,母亲四五点便起床了,然后催着熟睡的父亲起来,父亲虽是极不情愿,但也不说什么,二人穿起单衣,开始做生活。母亲将事先准备好的软米和黄米以及玉米面按照比例兑在一块,然后由父亲骑车驮在粮油加工店里将其磨碎。春节前的这段时间,陕北的气温极低,天气很冷,父母裹着厚厚的大衣将兑好的米面放在车子后座上,父亲在前边推着车,母亲在后边跟着,寒风吹过,父亲的手已经冻得抓不住车把,而母亲,也被冻得满脸通红。顶着寒风一路艰难地走到了加工磨坊,将袋子里的米面碾碎,然后又顶着寒风回到家,回到家时,天才蒙蒙亮。
     
母亲披着头,用冻得通红的手拿着箩,将碾碎的米面细细地一遍遍地箩,萝好的细面像雨一样撒到箩下事先置好的瓷盆内。箩面的时候,母亲的身体随着面粉一块摆动,披着的长发也会无风摇曳,极冷的天里,她的额头上也会沁出一颗颗的汗珠,顺着面颊流在脖颈里。箩好的细面不一会儿就填满了盆子,母亲又将它们倒进锅内炒,这样的工序,是需要让米减小粘度,再者也可以去除软米的苦味。出锅后,父亲就挽着手将其和成面团放在瓷盆里,母亲又抱起瓷盆将它放到炕角上用棉被盖起来发酵。这道工序做完,父母依旧去准备其它的吃食。
       
第二日,父母依旧早起,经过一夜的发酵,瓷盆内的面团膨起并显得十分酥软,父亲将面团使劲搅和得均匀了才将面团拿出放到案板上-----这就是油馍馍面了。将油馍馍面每次揪下一小块放到案板上,搓成圆团并用手掌压扁,用筷子将中间捅出小孔使油馍馍成了圆环状。这时,父亲就去烧油锅了。
炸油馍馍也是一道极为重要的工序,父亲炸了好多年,也悟道了最佳的方法,并很是娴熟了。对于油锅的油温,既不能太高,也不能过低。太高的话,油馍馍面进锅后,里面熟不了,外面就焦了。油温太低的话,油馍馍面在油锅里的时间一长,大量水分随油温蒸发,油馍馍炸出后就发硬不好吃。因此,只有适当的油温,才能炸出金黄圆胖,色香味俱全的上品油馍馍了。这就有了开头我吃油馍馍的景象,刚榨出的油馍馍味道香甜可口,咬下酥软,配上母亲做的粉汤,可谓是珍馐美食了。
 

       油馍馍晾冷了味道也是很好,入口酥软不说,还有种格外的酸甜,也很有嚼感。每到祭奠外公外婆的时候,母亲都要带上油馍摆到他们的坟前,这样的手艺原就传自外婆,作为儿女的孝顺,她也该在节令里品评一番的。
       
父母年岁逐渐大了,但在节前依旧如以往一样早起做年后的吃食,也依旧不曾丢了油馍馍的手艺。我也知道,春节前后,饭店里大概都有油馍馍卖,但都没有母亲做的好滋味,父母依旧坚持做,时至今日。
       
圆团再拿出来,依旧将它捏圆再压扁,母亲偶尔也用手指将它捅个窟窿眼,再由父亲炸出来。这就是好吃的油馍馍,父母做的油馍馍。
       
时17年1117日夜,马江山于靖。

文章来源:黄土的脊梁微信公众号

 手机扫一扫

手机微站
陕西省旅发委
电子领队APP
在线咨询
4008116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