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探秘黄河>  黄河旅游带文化故事

四战之地,绕不开黄河这道弯!

发布时间:2018-12-05  来源:陕西韩城旅游   浏览次数:4693
  收藏 分享到:
人与大自然的争斗,那叫文明的起源。
人与人之间的争斗,那是文明的演进。
韩城这个四战之地,用战争演绎了中华民族的兴衰和华夏文明的推进。
 
黄河古战场,北方文明的十字路口
 
北宋时期的宋辽纷争也一直在这里进行拉锯战,韩城西北方向板桥镇、王峰等处临近的山上,就是辽萧太后的练兵场。
 
 
宋徽宗实在算不得一个好皇帝,但据《宋史》记载,其在位期间三次黄河水清,记录这些祥瑞的宋代河渎碑现在就存于韩城禹王庙的一侧。黄河是否水清过,无更多史料佐证,但宋朝留给我们的印象之一就是孱弱,在北方屡屡被游牧民族欺负。流传史册最多的就是和契丹人建立的王朝辽之间的战争,位于韩城高龙山的一处古战场记录了这一段历史。
 
据韩城旅游第一人贾雪芹介绍,韩城是四战之地,春秋时期的“韩原之战”是这里发生过的最大规模的战争。北宋时期的宋辽纷争也一直在这里进行拉锯战,韩城西北方向板桥镇、王峰等处临近的山上,就是辽萧太后的练兵场。
 
高龙山是韩城西部梁山脉系中的一座,位于薛峰川群山环抱之中,俗名“萧家寨”。这里海拔800多米,地势险要,三面悬崖峭壁,高不可攀,丛林密布,据说古时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通往这里,易守难攻,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以高龙山为核心的烽火村及周边区域是历史上许多朝代、多个民族浴血搏斗厮杀拼抢的古战场,至今流传着许多荡气回肠的历史故事,而宋辽战争就是其中之一。
 
“萧家寨”这个名字是否和杨家将里的萧太后有关系,至今茫无端绪,但这里却曾经出土过300余件历史文物,大部分为剑、刀、斧、枪、箭、弹子等兵器。《韩城文物志》记载,这里还出土过一小窑人头骨,包括上面插有箭头的人颅骨。高龙山古战场遗址方圆几十公里,前起侯家峪、后至桐树圪崂,除了“萧家寨”,有关宋辽作战的地名还有如“大郎沟”“官道河”“养马厩”“烽火台”“七郎庙”“穆柯寨”等。这块土地在跨越了上千年的时间后,把那段惨烈的往事深埋进一个个名字之中。
 
 
韩城出土的古兵器不仅限于高龙山这一带。同样,在韩城地域所发生的历史战争也绝不仅仅在宋朝。在韩城市博物馆收藏的青铜器中,就有一些剑、戟、戈、镞,还有一些车马饰,都与战争有关,而这些形制各异的青铜兵器,则把我们拉回更为久远的春秋时期。春秋时期的战争还是以马拉车载的车战为主,秦国因三次向晋国施恩而得不到报偿,两国交恶。公元前645年,秦穆公率兵攻打晋国,两国交战于韩原,最后晋国国君战败被俘。韩原在如今韩城的南部,东临黄河,魏长城遗址就在附近,这里一马平川,正是当年进行车战的适宜场所。站在这里,似乎还能听见黄河风声里传来战鼓擂动、烈烈厮杀的声音。
 
 
韩城历史上战争频仍,和这里的地理位置有极大的关系。中国北方历史有两条重要的分界线,一是东西分界线,从龙门至华山,中国历史上的两次大一统都是跨过这条线,由西向东进行的统一。而另一条线则是北纬34—35度左右的王都线,西安、洛阳、开封都是早期的王朝都城,都在这条线上,这条线往北,就是北方游牧民族冲击中原王都线的缓冲带。而韩城则正处于这两条线的十字路口,扼守中原王朝的北大门。无论是东西之间的统一征战,还是南北之间农耕文明和游牧民族之间的冲突,都绕不开韩城这里黄河这道弯。
 
韩原之战正是中国东西大一统战争中的一次,而宋辽之战却是北方民族对中原王朝的南北冲击。游牧民族对中原农耕文明的冲击由来已久,这也是华夏文明演进最重要的历史环节。早在两周时期,中原王朝就把四周的少数民族统称为西戎北狄南蛮东夷,而韩城在中原腹地的北大门处,受到的则是西戎和北狄的冲击。西周的灭亡,周幽王正是把家败在了西部的犬戎手中。据《世本》中说,鬼方(少数民族)本来住在黄河上游的河套地区,号称“河宗氏”,也就是黄河之主的意思。周康王曾经大战鬼方,斩首4800多人。但鬼方还是顺着黄河南下进入陕西、山西两省,最终融入了整个中华民族。
 
古渡争霸,战术战法的演练地
 
夷夏交争,南北推移,农牧本是共生文明,不打不相识。而韩城这四战之地因此也成为古代演练兵法的重要区域。诺曼底登陆是人类历史上伟大且残酷的战役之一,盟军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在加莱故布疑阵吸引德军,却最终在诺曼底进行登陆,从而扭转了整个二战的战局。但声东击西这套战术,早在2100年前就在韩城演练过了。
 
 
公元前205年,正值楚汉相争的关键时期,原已降刘邦后又联合项羽的魏王豹,试图在乱世三分天下而治,于是关闭黄河东岸渡口,并收走了黄河两岸的所有渡船,试图以黄河天险抗拒汉军。韩信佯装在临晋关(今陕西大荔县内)摆开阵势,自己带大兵北上来到韩城的夏阳渡口,并收集了大量罂和缶。
 
 
罂和缶都是古时盛酒和水的容器,小嘴大肚子,而那时候韩城生产这种陶器的陶户很多。韩信并没有拿这些罂和缶来装酒宴饮,却把它们封住口绑在一起制成渡河工具并顺利让大军渡河。韩信的声东击西,让还在下游严阵以待的魏王豹猝不及防,最终大败。韩信也因此为刘邦平定天下立下大功。
 
名将涌现,韩城文武各千秋
 
 
韩城不仅文士众多,黄河的恢弘和大气,再加上战争频繁,这里也出了不少历史名将,战国时的司马错就是其中一位。司马错和战神级的白起、王翦相比,同样为秦国统一天下立下了不世功勋。白起、王翦二人都是战场骁将,司马错却是文武全才,这和他出生于韩城这个文史之乡不无关系。战争自古打的就是国力,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司马错对于秦国的最大贡献无疑是率大军灭蜀,从而把这个天下粮仓纳入秦国版图,为秦一统天下奠定了坚实的军备基础。
 
 
韩城市博物馆现存一青石材料的墓志,上题“周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基州刺史文城惠公宇文端墓志”。这块墓志出土于1990年9月,是韩城市坡底村村民在浇地时发现的一墓葬中出土的。这个墓葬的主人就是薛端,是南北朝时期的一名骁骑大将军。
 
 
北魏统一黄河流域后又分裂为东西两魏,东西魏大战于黄河时,薛端曾率军踞龙门固守。西魏的宇文泰賜其名为端,就是表彰他行为端正,性情刚直。北周是北魏和西魏的继任者,大隋帝国统一天下又是站在北周的肩膀上,而为北周王朝的建立立下赫赫战功的彪骑大将军薛端,实则是一位五封之爵,集公、侯、伯、子、男五个爵位于一身。在他的墓葬中发现的各种文物,也都彰显了他的功勋和品行。
 
薛端的先祖迁入韩城距今已有1500多年,唐初名将薛仁贵就出自薛氏一族,他因随唐太宗李世民亲征高句丽而名扬天下。在韩城薛峰川西北的技凤岭上有座庙,名为仁贵庙。据载,薛仁贵之孙薛嵩曾得封地于现薛峰水库所在地,而家封所在地多山峰,后薛封也就逐渐演变为薛峰,这其中被历史隐藏的诸多纠葛和秘密,恐怕也只能等待历史学家们去考证了。
 
战争“史记” 文明推进的残酷方式
 
韩城在战争纷扰中,见证了太多的历史兴衰,而这里的渡口更把王朝更替演绎得淋漓尽致。
 
作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改革家之一,隋文帝杨坚好改名,开皇十八年即公元598年,隋文帝就改了全国一百四十多处县名,韩城也是自此始称。就在这一年冬天,一个叫李世民的孩子呱呱坠地。令隋文帝始料未及的是,仅仅过了二十年,这个孩子的父亲就从韩城龙门西渡黄河,把他所建立的大隋王朝推进了历史的深渊。历史在这里又一次承启了中华文明的演进。李渊渡过龙门时或许还没意识到,他建立的将是继汉之后中国历史上另一个伟大的帝国,而隋文帝改韩城名字那一年出生的那个孩子,将是有史以来唯一被称为“天可汗”的皇帝,也会成为这个朝代乃至当时整个世界最伟大的君主。
 
 
李渊不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渡过龙门改朝换代的皇帝,金太宗天会五年(公元1127年),金将娄室从龙门西渡取关中。明末,闯王李自成率大军经韩城由龙门渡河,推翻了享国200多年的大明王朝。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参谋长左权、副主任邓小平等人率领115师、120师和129师从韩城东渡黄河,开启了共产党人挺进中原抗日救亡的篇章。其中115师渡过黄河后在山西平型关摧毁了日军精锐部队板垣师团,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在韩城南部芝川镇的黄河岸边,树立着高大庄严的“八路军东渡黄河出师抗日纪念碑”,纪念碑由三片竖向碑体组成,寓意当年东渡的三个主力师。每年都有大量的游人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缅怀八路军东渡抗日的丰功伟绩,这里也已经成为全国青少年进行爱国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以激励后人,不忘历史。
 
战争足以警醒世人,历史却已成为永恒。黄河把中华民族战与火的激情,血与泪的沉重,连同这涛涛浊浪,永远的融入了韩城这座历史的纪念碑上。

 手机扫一扫

手机微站
陕西省旅发委
电子领队APP
在线咨询
4008116699